顾尘雪

这里顾尘雪/浅雪,请多指教w

德哈/杰佣/伪白,洁癖不逆拆

d5ID:顾尘雪

欢迎找我唠嗑!!【记得给我备注,因为我一般不加陌生人

QQ:1377097688

【伪白】追光者


*小甜饼( *¯ ꒳¯*)ok!!
*请勿上升真主!也不要在直播间刷伪白!做个圈地自萌的乖宝宝哟。
*最近的节奏大家不要搭理,相信白鸽鸽和伪酱!
——————

以下正文:

“宝贝们晚上好。”

老白按时出现在直播间里和大家打招呼。

【白鸽鸽晚上好!】
【白鸽鸽说好今天唱歌的!不能耍赖!】

昨天直播的时候,老白和粉丝们说了要唱歌作为福利。

老白最近状态不太好,出现了很多平常不会出的错,连有些平时能完美表现的骚操作,现在都表现不出来了。

老白其实并不想把福利作为唱歌,毕竟……上次就是因为唱歌才被黑子们闹出那么大的事,和虚伪也产生了隔阂。

“知道知道,不会耍赖的。”

【耶被白鸽鸽翻牌了!】
【白鸽鸽唱什么吖】
【要听白鸽鸽和管管瓜瓜一起唱!】

“瓦不管和甜瓜那边我已经说好了,他们进语音和我一起。”

“至于唱什么,宝宝们你们说呢?”

【威风堂堂!】
【All falls down!】
【忐忑!】
【丑八怪!】
【弹幕都是魔人吗hhh,怎么都是小黄曲和毒曲】

“日文歌和英文歌我不会啊。”

【没事白鸽鸽,你唱威风堂堂前八句就可以了嘿嘿嘿♂】

“娇喘的话不可能的,你们想着吧。你们让瓦不管土拨鼠叫还差不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管管的土拨鼠式尖叫哈哈哈】
【白鸽鸽你是要笑死我哈哈哈】

“嘿欧的白我来了!”

【是管管!!】
【表白管管!】
【管管娇喘吗hhhh】

“欧的白你又说什么b话了”

“他们要听娇喘,我让他们去叫你土拨鼠叫给他们听。”

“wo ri ni ge”

“白哥哥我来啦!”

“哟甜瓜你终于来了。”

“猪精!这么慢!”

【哈哈哈管管标准叫甜瓜瓜方式】
【猪精233333】
【每次听都会有一种喜感】

【所以白鸽鸽你们到底唱什么啊(´・ω・`)?】

“嗯……唱《追光者》吧。宝宝们听过吗?”

【听过ww】
【超好听超治愈的!】

“那我们就唱这个了啊。”

【诶……伪酱怎么不在啊】
【不要刷不在场主播哦】
【前面的那位应该是不知道吧……不要刷伪酱了】

“那我把《追光者》的歌词调出来分段,一个人唱一段啊。”

“瓦不管你先来,然后甜瓜,再然后是我。好吧就这样,开伴奏了啊。”

“诶诶诶十段,那最后一段谁来啊,我可不来。”

“我来行了吧,瓦不管你个魔人。”

【哈哈哈本来应该是管管的】
【管管不想唱故意说的太可爱了】

「如果说你是海上的烟火
我是浪花的泡沫
某一刻你的光照亮了我」

【管管正经唱很好听啊】
【呜呜呜高调承包管管!!】
【前面的住手!管管我的!】

「如果说你是遥远的星河
耀眼得让人想哭
我是追逐着你的眼眸
总在孤单时候眺望夜空」

【瓜瓜小天使!】
【瓜瓜声音甜甜的超好听!】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老白心里有股难受与忧伤的情绪涌了上来,不知道为什么,这首歌让他想起了虚伪。

虚伪在那件事之后去了CJ,回来后也没有和自己,瓦不管和甜瓜再开过黑。

大家都心知肚明,需要等节奏过去。但是……虚伪公开没有表态,私下也再也没有联系过。

他是不是……真的也和那些黑子们想的一样?

老白不知道,也不敢去问,怕问了之后得到自己最不想看到的回答。如果连这最后一层窗户纸也捅破,大家彻底的……回不到以前了。

【白鸽鸽唱歌时奶音日常好听】
【白鸽鸽声音好像有点哑……】
【是不是看到刷伪酱的弹幕难受了】
【我觉得有可能……】
【上次白鸽鸽还把冰雪叫成了虚伪】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
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有的爱像阳光倾落
边拥有边失去着」

「如果说你是夏夜的萤火
孩子们为你唱歌
那么我是想要画你的手」

「你看我多么渺小一个我
因为你有梦可做
也许你不会为我停留
那就让我站在你的背后」

老白看到了那些刷虚伪的弹幕,竟然都没有想要他们停止的意愿,他想起了很多从前他们开黑的经历,说的很多骚话,一起打过的很多匹配和排位。

如果虚伪还在一起开黑的话,有人提起虚伪是再正常不过的了。现在虚伪不在,他本该开口向往常一样让弹幕不要刷不在场主播。

但是这次,他说不出口。他到宁愿让弹幕刷虚伪,就好像,之前魔人团天天在一起的那些日子。

苦涩漫上了嗓子眼。

【耳机党表示白鸽鸽有一点哭腔】
【前面的耳朵好尖啊】
【是的……我也听到了哭腔】
【这首歌真的催泪】
【魔人团少一个人,难受】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吹爆管管!】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
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有的爱像大雨滂沱
却依然相信彩虹」

【呜呜呜我为瓜瓜打爆call!!!】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老白已经意识到自己嗓子有些嘶哑,莫名的心酸感让眼眶里热热的。一滴热泪从眼角滑落,划过脸颊。

「不经意间,我们都不再是原来的样子。」

猛然之间,老白想起了以前看过的这样一句话。

“每当我……”老白哽咽着坚持唱着,却发现自己一瞬间失了声。

突然,语音里传来了熟悉的,带有磁性的烟嗓。

虚伪的声音……?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
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有的爱像大雨滂沱
却依然——
相信彩虹」

【wk!!!】
【这个声音!是伪酱!】
【啊啊啊啊啊啊是伪酱!!!】
【伪酱欢迎回来!!!】
【是伪酱啊呜呜呜!】
【真的是伪酱吗?!!】
【是真的伪酱!!!】

老白一瞬间以为那声音自己的幻觉,直到他看见了弹幕里尖叫的粉丝们。

虚伪?他怎么会……?

老白不可置信地打开了语音界面。

“别再讨好虚伪吖”这几个字在语音位上格外显眼。

他怎么会来?

老白已经停止不了自己的眼泪,泪啪嗒啪嗒的滴在了键盘上。

“老白是我,是整个魔人天团的光。我愿意做那追着光梦游的影子。”

“感谢这个夏天让我们相遇,魔人天团永不解散。”

是你们文乃老师把我带坏捅刀的—— @梦回归途。 

kk

无名。:

再捞一下 沉底了xx 顺便过段时间会出另一张明信片无料 和杰佣吧唧

橘子er【别日我lof】:

耶!!!!你们快看!!!!

无名。:

杰佣only的钥匙图宣!
*only是指钥匙扣 不是展子!
*tb通贩 见p2二维码!
*复制链接见评论

预售时间:7月11晚上8点~7月18
发货时间:8月上旬
定价:20/个  198/套(部分地区包邮)

(挂件画手是某位可爱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师 就不艾特了(!)

订单前20的小伙伴会有透卡赠送
预售结束后额外抽10个下单了的小伙伴赠送透卡(透卡画手 @蒙纸读作蒙蔽🐾 )
随机赠送杰佣明信片,一套必赠(明信片画手 @橘子er【别日我lof】 )
其他详见长条(「・ω・)「

☆lof福利
发货前,从小蓝手和小红心里分别抽一人送全套挂件,已购入的小伙伴会给免单一套

注:订单前20的小伙伴将不在抽送透卡的名单,但是可获得免单福利

有其他疑惑的小伙伴可评论留言,会一一回复的,p2是商品二维码,可以提前加入购物车

【瑞金】关于一个让疼痛飞走的魔法


是安徽公共频道看到的新闻觉得很好玩就拿来写了(笑)正好当做情人节的贺文

年龄操作:格瑞17岁,金12岁

以下正文:

“金,快走,别闹了啦!”

“不嘛,我不要打针!打针很痛的!”

“这样可不行!不打疫苗会患病的!”

长姐的盯着自己的小弟弟明亮的蓝瞳,一本正经地教训他。

“可是……”

“没有可是,现在就去!”

秋一下子拎起挣扎的金,大步流星地前往医院。

“唔哇——不要嘛,姐、姐姐,我不要去打针!放开……放开我!”

金像条不安分的泥鳅一样扭来扭去,妄图逃离秋的“魔掌”。

路上遇见了糖果店的老婆婆,老婆婆笑眯眯地看着姐弟俩,笑着说;“啊呀啊呀,金你又调皮了?”

“唉……金这小子不想去打针,在和我耍赖呢,我只好硬拖着他去了。”

“哈哈,小孩子怕疼也是正常的,来,金,这个蜂蜜糖给你,吃了要乖乖的哦……”

秋把金放了下来,把他的手攥得紧紧的,以免一不小心让他逃走。

老奶奶把一颗包裹着金色糖纸的糖果递到金的手里,揉了揉他的头发,慈爱地笑了起来。

“金啊,来凑过来一点,奶奶告诉你一个秘密……”

老奶奶对着金耳语了几句,金的小脸上满是认真,老奶奶说完后笑眯眯地看着他。

金半信半疑地朝老奶奶问到:“奶奶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啦,相信奶奶。”

金把蜂蜜糖放进了嘴里,顺从地和秋走向了医院。

秋略微疑惑地问道:“金,奶奶和你说了什么啊?”

“奶奶说了,是让打针不疼的方法,可是具体不能告诉别人的!”

秋点点头,笑着摸了摸自己弟弟的头。

“那金可要勇敢一些哦!”

“嗯!”

医院里等着打疫苗的人排起了长队,秋带着金排在了一队的末尾处。

前面的人在叽叽喳喳地议论着那一队的医生。

“听说,那个小医生才17岁呢!但医术已经远远超过那些职业医生了!”

“哇!这么厉害啊!”

“是啊是啊!名字好像……是叫格瑞?”

……

那个17岁的医生眉眼间很秀气。

白色的发丝看起来软软的,紫色的瞳孔像块晶莹剔透的水晶,看一眼就像被吸进了深邃的宇宙。

金攥紧了姐姐的手,下一个就是他了。

“下一个。”

声音很好听,是略显成熟的少年音。

戴着白手套的手动作轻柔,在金的上臂处涂上了一层酒精。

格瑞刚刚拿起针筒,面前金发蓝瞳的小男孩紧紧闭上了眼睛。

“医生哥哥我喜欢你!!!”

声音很大,稚嫩的童声很好听。

最重要的一点是,格瑞的耳尖染上了一抹红色。

“咳……”

简直犯规。

液体注射进了那孩子的上臂,格瑞拿起医用胶带,贴在了针孔处。

一只白手套被摘下,纤细的指尖拉下了碍事的口罩。

撩起了那孩子的刘海,在额头印下了一个轻柔的吻。

金呆住了,——疼痛仿佛如水一般蒸发了。

能感知到的,只有额头上那个微凉的吻。

格瑞的声音轻轻地在耳畔响起:

“My patient,疼痛飞走了。”

【召唤师格瑞×天使金】能召唤出一只这么可爱的天使真是中奖了(下)


不得不说,集市热闹非凡,买卖东西的人们实在多不胜数,小贩手里千奇百怪的东西也令人眼花缭乱。

比如,在笼子里一会变成漂亮的高顶礼帽一会又变回原型的白兔子,蛋奶色的绒毛团,吃下后在短时间能提升召唤魔物几率的红浆果……

金是第一次见到有这么多稀奇百怪东西的集市,于是激动地在集市上跑来跑去去观察那些神奇的事物。

正当金兴冲冲地去看那提着绿色或黄色小灯笼的仓鼠时,被格瑞一把抓住拉了回来。

“别乱跑。”

“哦……”

金失望地垂下了脑袋。

“等一会采购完带你逛集市。”

看到金垂头丧气的样子,格瑞于心不忍,便这么开口说道。

“哇~格瑞最好了!我最喜欢格瑞了!”

听了这话,金兴奋地抱住了格瑞。

“那就快点,别浪费时间。”

“知道啦!”

金没注意到,格瑞的耳尖染上了一抹淡淡的樱色。

格瑞牵着金的手,停在卖药材的小店面前。

“诶嘿,是你啊小伙子,你经常来我这里买东西的,今天要什么药材呢?”

一位头发胡须花白的老爷爷微笑着看着格瑞。

“龙骨草五棵,白莲三朵,还有樱梅果十五颗。”

“好嘞,一共是两个金币五个银币。”

“给。”格瑞从斗篷里掏出钱递给了那位老爷爷。

“话说小伙子你身边这位,是你的同伴吧?哈哈,身边有陪伴的人,真好啊……金发的小伙子,你好啊”

“老爷爷你也好!”金脆脆的少年音元气十足,脸上的笑容也像是明媚的阳光一般。

“哎,小伙子真像个小太阳啊……或者像个天使,真是个不错的孩子啊。”

金身躯一震,流下了一滴汗,但仍保持笑容,心里想:“不会是被发现身份了吧?”

“老爷爷,我们该走了,就不陪您聊天了。”

格瑞拉住了金的手,牵着他走到了别的店铺。

“格瑞,我们去哪里啊?”

“不是说了带你要逛集市的吗?”

“哦哦!我想去看那里的甜品店!那个蛋糕形状好奇怪啊!还有还有,那个买神奇的动物的店我也想去!还有还有……”

“嗯。”

之后,格瑞带着满足的金回家了。

“金,你先从冰箱里自己找点吃的,我要调配药剂。”

“哦——”

把买来的药材放在桌上,格瑞一份一份加入了坩埚,熬制着那份药剂……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格瑞终于熬好了药剂,药剂澄澈通透,是温暖的橙色。

“金,过来。”

“唔?怎么了格瑞?”

金迈着小步跑来。

“你快到成年期了,喝下这个药就可以填补你最后一点需要的修为了。”

“啊……是啊……到了成年期,我就可以走了……格瑞一定是嫌我烦了……想要我尽快走吧……”

金的心里十分难受,但他仍抱着希望想要问格瑞一句“为什么”

“格瑞……你就那么想要我走吗……”

金低下头,眼泪也落了下了,有的在脸上流着,有的滴答滴答地落在了地板上。

“笨蛋。”

格瑞一把抱住抽抽搭搭的金。

“当然不是,只是我有一件重要的事,需要你进入成年期才能做。”

“诶?”

金停止了哭泣。

“是什么事?”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反正绝不是要赶你走。”

金点点头,接过药水,咕噜咕噜地喝了下去。

顿时,这个房间里充满从金身上发出来的亮光。

光弱下去后,格瑞定睛看向金,金的光环上有一道如同镀了金一样的箭头图案,此外外表上没有其他变化。

“哇——我觉得我现在好像力量更强了耶——”

“嗯。”

说完格瑞拉住了金的手,让金和他十指相扣。

“格瑞?”

“来契约吧。”

“诶?”

“别废话,快点。”

“哦,好……”

于是就这样,金一脸懵逼地和格瑞立下了契约。

“立下契约的两个人会永远在一起。”

格瑞开了口。

“格瑞,我喜欢你,是想和你一直一直在一起的喜欢。”

“嗯,我知道,笨蛋。”

【召唤师格瑞×天使金】能召唤出一只这么可爱的天使真是中奖了(上)


“咕噜咕噜——”

桌上由格瑞亲手调配的药剂正不停地发出声响,沸腾着,还冒着几个泡泡。

“加热五分钟再进行冷却。”格瑞的口中喃喃地念叨着。

稍微冷却之后,浅蓝色的药剂平静得像阳光下的湖面,映着格瑞的脸。

格瑞端起药剂瓶,轻轻滴了几滴在已画好的召唤阵上。

只见魔法阵一下子射出一道刺眼的白光,伴随着“砰”的一声响。一个不明物体带来的作用力使格瑞倒在了干净的地板上。

“啧,这次召唤来了什么啊。”格瑞不满地揉揉头,定睛看向前方。一只15岁左右金发的人形生物正趴在自己身上。

“金发,男性,15岁左右,看上去无杀伤力,头上有淡金色光环,背上有着小小的羽翼,应该是一只幼年天使。”

格瑞打量着这只生物,很快在脑海中得出结论。

金发的天使悠悠转醒,缓缓睁开眼睛,天蓝色的瞳孔正对上一对紫罗兰色的眼眸。

“好漂亮的眼睛……”

半梦半醒的金轻轻说道。

“不对,这是谁?!”

金突然清醒过来,本能地想要往后退,却被一双有力的手禁锢住了。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

对面人清冷的声音让金冷静了下来。

格瑞和金从地上爬起来,整理好了召唤后的狼藉。然后,格瑞让金在实验台边乖乖坐好,开始了询问+解释。

“那我现在……是回不了原来的地方?”

天蓝色的眸子微微泛着委屈。

“恐怕是的。”

“那……能请你收养我吗?天使在外面会很容易被抓到买走的,而且我还没有能力对抗他们qwq”

小小的天使可怜巴巴地望着格瑞。

“嗯。把你召唤来我也有责任,所以这段时间就待在我家吧。”

格瑞望了望那只天使,看到他可怜巴巴的眼神,心立刻就软了。

“谢谢你格瑞!”

金立刻就扑到了格瑞身上,并蹭了蹭格瑞的脸。

“可爱。”

格瑞的心里这样想着,耳尖微微泛着红。



过了一段时间,金和格瑞已经相处得非常融洽了。

某天,格瑞正要出去,结果金迈着轻快的脚步跑过来,在后面用软软糯糯的声音追问道:

“格瑞……你要去哪里啊?”

格瑞回头望着,稚气嫩滑的脸蛋上是一双纯净澄澈的蓝瞳,正滴溜溜地盯着他。

透过那双眼眸,格瑞仿佛看见了无边无际的天空。

“格瑞?”

金软软的呼唤让格瑞回过了神。

“怎么了?”

格瑞反问金。

金很有耐心地重新问了一遍。

“你要去哪里?”

“市集。”

“哇!格瑞我能去吗?”

格瑞本来想张口拒绝,但对上那张期待的眼神后,到了嘴边的话又吞了回去,选择了妥协。

“好。”

格瑞稍微翻翻书,念了几句咒语,金的翅膀和光环便被隐藏收起了。

“回来我教你这个咒语,你就能随意控制它们的显示和隐藏了。”

“好,格瑞真厉害!”

金的脸上浮现了阳光一般的笑脸,闪闪夺目。

“走吧。”

格瑞给金扣上一顶黑白的鸭舌帽,牵起金小却带着暖和温度的手,出了门。

“集市~集市~我们去集市~”

金一遍欢脱地蹦哒,一边哼着不成调的小曲。

“哇——”初次看见集市的金大呼小叫地叫起来,“这里好棒啊!”

“别吵。”格瑞只是轻轻说了一句,金便乖乖捂起了嘴巴。

“真听话。”格瑞内心想着。